•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卫

沈张林涉黑团伙案中案:打砸厂房致停产,民警“和稀泥”被拍

时间:2019/10/18 6:31:26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43  评论:0

沈张林涉黑团伙案中案:打砸厂房致停产,民警“和稀泥”被拍

被曝光的偷拍视屏 本文图均为 北青深一度头条号 图

合肥沈张林黑社会团伙被端,牵出案中案:该团伙成员受雇打砸企业厂房,案发后两名民警和被害人见面试图“和稀泥”,结果被偷拍下视频发到网上引发社会关注,被安徽省委政法委通报为干警违纪典型案例。

10月15日,该案在合肥高新区法院开庭审理。

沈张林涉黑团伙案中案:打砸厂房致停产,民警“和稀泥”被拍

犯罪嫌疑人张宁涛、许睿

黑老大奖励打手iPhone X

2017年起,以“带头大哥”沈张林为首的黑恶势力开始在合肥兴风作浪。

这年年初,沈张林有意识地网罗社会闲散人员、有前科劣迹人员,形成了以他为核心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据起诉书指控,该组织成员固定,内部分工明确,层次分明,形成了一定的组织纪律,成员30多人。其中,沈张林、李超树立了绝对的权威地位,其它所有骨干成员均服从两人的指令,沈张林被称为“沈老板”,李某被称为“超哥”。其他成员或直接受雇听命于沈张林和李超,成为组织骨干;或被骨干成员收拢在身边,成为他们的下级,犯罪组织不断扩大。平时组织成员各自为阵,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时,则听从召集,统一行动。

该组织成立后,沈张林、李超在合肥市高新区、肥西县等地大肆争抢非法倒土场业务,干扰正常项目施工,有组织地以违法犯罪活动牟取暴利,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聚众斗殴、非法经营等涉案犯罪事实共有十余起。

沈张林、李超安排多名骨干成员进驻其控制的倒土场时,会发放工资,许诺固定分成;聚众斗殴后,会给手下“出场费”。在一起聚众斗殴案后,沈张林为表扬手下的打手周宗耀,还奖励其一部iPhone X手机,并安排宾馆让周宗耀休养。

除了非法控制当地的渣土场行业牟利,称霸一方,该组织还参与了破坏、插手村民代表选举的违法活动。

其中,他们在高新区新店村青龙岗组村集体所属鱼塘周围插上“水深危险、禁止钓鱼”的标牌,就算“宣示主权”,鱼塘自此被强行霸占。2018年7月,双河村余兴庄村民组村民代表选举期间,沈张林及其团伙在双河村委会办公室公然毁损村民代表推荐表,并自行推荐3人为新代表,一手操纵了这次选举。

沈张林涉黑团伙案中案:打砸厂房致停产,民警“和稀泥”被拍

案发视频一:打砸人员前往肥东县丹青工艺画厂

民警试图“和稀泥”被拍视频

安徽省委政法委通报的4起干警违纪典型案例,其中一起即涉及沈张林为首的黑社会组织。

民营企业家陈兆宽曾租用盛业海、张聪文在肥东县的厂房经营“肥东县丹青工艺画厂”,研发生产科技型工艺品,后因房租上涨,陈兆宽只租用了旁边的厂房,不再租用盛业海、张聪文的厂房,招致怨恨。

根据检方指控,2016年1月17日,盛业海、张聪文以给每人200元“出场费”和吃请的方式,邀集沈张林团伙骨干成员张宁涛以及许睿等20多名社会闲散人员,到陈兆宽厂房用锹把将木板隔墙砸开并推倒,致使厂房内的工艺电视背景墙、专利展品等被砸坏,使得陈兆宽的经营活动无法进行。

陈兆宽向深一度记者表示,犯罪嫌疑人被抓后,肥东县公安局店埠镇派出所教导员许松柏和肥西县公安局政工监督室副主任李烈胜约其谈判,为犯罪嫌疑人讨要谅解书。

“他们的意思是,赔我一点,要求我放弃损害物品评估,不再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否则,一分钱赔偿拿不到。”陈兆宽说。

两位民警没想到的是,过程中陈兆宽悄悄进行了录音录像。

现场视频显示,许松柏对陈兆宽说:“如果你要讲非要去鉴定,七搞八搞,只要他家谢老大头一缩,你就真不好搞……我讲的意思,你就是评估一千万,管屌用?”

李烈胜说:“写一个东西(谅解书),你看是不是这样子好……许教你看这块是否能操作,要能操作,我们就这样搞。”

之后,陈兆宽把视频发到了网上,引起社会强烈关注。之后不久,安徽省委政法委通报了这起干警违纪典型案例。

根据通报,许松柏、李烈胜违反规定与受害人协商赔偿事宜,商谈中许松柏言语粗俗,过程被陈兆宽录音录像并通过网络传播,造成了负面影响。根据有关规定,许松柏和李烈胜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沈张林涉黑团伙案中案:打砸厂房致停产,民警“和稀泥”被拍

案发视频二:打砸人员在犯罪现场

法庭上被告人拒不认罪

沈张林等人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于10月9日开庭审理,涉案人员多达54人。该案的审理引起社会强烈关注。

10月15日,合肥高新区法院将涉及“干警违纪典型案例”的案中案单独开庭审理。公诉机关认为,张宁涛、许睿应当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追究刑事责任。

对检方的指控,张宁涛表示有异议,不认罪。另一被告人许睿则当庭认罪。

法庭上,被害人陈兆宽一度情绪激动,胸口疼痛,提出需要喝水,法官让法警为他接了一杯水。

陈兆宽告诉深一度记者,由于这次打砸事件,公司研发的估值64万余元的专利展品被毁坏,产品品牌遭受严重损失,损失近千万。

其代理律师胡明向法官提出,张宁涛接受金钱报酬,亲自参与打砸行为,进行组织策划,属于主犯,且案发后对被害人未给予任何赔偿,希望对被告人严惩。

据代理律师胡明介绍,这起案件中的张宁涛、许睿之外的其他被告人(盛业海、张聪文等),已另案被公诉至肥东县法院,目前还未开庭审理。“被毁的专利展品等价值远不止64万,这部分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法院还需要对损失进行评估。”


特别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苏州资讯网》网站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苏州资讯网版权所有